Note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Verified Media
· View 1,189

巴菲特老爷子曾说:如果你上到一张牌桌,玩了十来分钟还不知道谁是傻子的时候,那么大概率,你就是那个傻子。

 

为了不沦落成为市场上的“那个傻子”,尤其是在这个泥沙俱下的圈子,我们做号一年多以来,帮大家深挖各种平台红黑史,深度测评各家平台真实的成交环境数据。

 

我们想做的,无非就是让你能多一些个角度,去审视这个弱肉强食的交易世界。

 

但今天,或者说这个十一假期,我想给你一点不一样的、RPG(第一人称)视角。

 

你有无想过,如果你就是一个平台的人, 你自己怎么看这个圈子?

 

你有无想过开一个业内人士的天眼,去审视当下的市场规则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常言道闷声发大财,能坦诚分享圈子真正秘密的大佬的确少之又少,但又不可谓没有。在外汇这个圈子,确实有这么一位奇人,早在10年前就开诚布公谈及过许许多多很经典的行业规则,当中许多段落到今天看来仍然似曾相识。

 

科班出身(纽约佩斯大学MBA),身居要职红极一时(前福汇与盛宝大中华区负责人),至今仍在实力平台方担任要职,他就是李纪纲先生,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汇圈老OG。他在2009年写的《十年外汇风暴史》,与其定义它是一本书,不如形容为一位文笔风趣的汇圈青年自传,非常值得一读。

 

严选君也在取得李先生的口头授权之后,决定趁这个假期跟大家全文分享下这本平台野史。也希望大家在这个国庆假期能增长见闻,节后交易收益节节攀登。

 

今天第一天,就让我们跟着李先生的脚步,看看2000年左右,华尔街外汇业务员的生活是怎样的吧~

     华尔街40号,川普大楼,是一栋金色耀眼的大楼。 

在2000年科技股狂飙的日子里,所有在纽约留学的外国学生,毕业后都会跃跃欲试,看有没有机会留下来工作。特别是念金融的,死活也要在华尔街待上个几年,求个经验。

不然,至少也要过一过那种穿着袖扣衬衫,花边领带,合身西装,腋下夹着华尔街日报,左手提着公文包,右手拿着星巴克,无名指和小指还捏着甜甜圈的纸袋的日子。

否则,纽约这趟就白来了。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捻熄了烟,看了看我的卡西欧,早上七点五十五分,再过半个钟头,就要公布非农就业数据了。走回了川普大楼,和一起进旋转门的韩国同事礼貌的点了点头,一起上了电梯,也开始了我一天精彩的华尔街生活。

我上班的公司,名字是IFS,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ervices,一家外汇公司。老板是个坐轮椅的,姓赖,满脸横肉那种,很多人传言说他是个黑帮老大。总经理是Robinson,一个蓄着胡子的英国人。

公司是个全开放的空间,几根柱子,坐了百来人。四周有隔间的办公室和小型的会议室。边上有三台计算机和打印机,计算机里面有Aspen的软件,是当年最专业的外汇绘图软件。左边进门处有个超大的LED屏幕,上面就是各个货币的报价,报价后面跟着是上一口报价的时间和报价的银行,不停闪呀闪的,据说是路透社提供的。

整个办公室的最深处,有个窗户,里面永远坐着一个漂亮女生和一个呆头男,他们就是所谓的交易员(Dealer)。窗户前有个小台子可以让你挨着,台子上有一迭迭印好的买卖单。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开放的空间中,有四条长长的桌子,大家分开两边坐,就像霍格沃兹的餐厅一样。基本上,一条长桌就是一组,像我是第一组组员,每个座位有矮矮的隔板,可以看得到对方,无聊还可以玩玩互扔纸团的游戏。这里除了组长以外,大家桌上都没有计算机,但都有电话。而像我这种年轻一辈的,自己则会带着当年最火红,搭载Window98的手提电脑。

印象中,我们一组什么国家的人都有。二组主要是韩国人。三组有几个非裔,每天都很开心,见面都会先来个布鲁克林式的握手和拥抱。四组全是东欧和俄国人,老爱聚在一起,叽里呱啦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结论是,很少真正的美国白人。

而组长,VP,Vice President,副总裁,也就是我们这组金字塔、食物链的最上层,负责招聘、训练和管理。是个香港人,姓庄,戴着一副金边、但却厚重镜片的眼镜。每天西装革履,常常拉着我,娓娓道着自己当年的风光,从黄金杀到股票,从期货转战外汇,还有华尔街上上下下有多少是他的徒弟,自己简直就是华人之光、春风化雨,渡人无数等等。

 (听说,庄老现在还在华尔街活动,搞搞培训课程,但变的还是和当年同一套的戏法。而我当年的入门师傅,就是他了。)

那年,我刚从Pace大学的MBA毕业,踌躇满志,台湾的女朋友也没逼婚。有个周末刚好看到这家公司的招聘广告,公司又在华尔街,就傻呼呼地来应征了。经过一周的培训,好像懂,又好像不懂的就进入了这个行业。

对于新人来说,每天要做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打电话,英文是Cold Call,每天目标100通,打给你不认识的人。每个人一定都从电话簿开始,像我,就是分配到本黄到发黑,爬满硬到抠不下来的鼻屎,不知被多少人摸过的大纽约地区中文黄页。很简单,反正看谁在黄页上做广告,修车厂老板、移民律师、医生、有名字的就打过去。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喂~张老板吗?您好!」我用很愉快的声音打招呼。

「你哪位呀?」一位操着潮州口音的男子接了电话。

「喔,是这样的,我姓李,是华尔街一家外汇顾问公司打来的,您现在忙吗?」

通常,讲到了这句,有七成会挂电话,一成会骂脏话,剩下的两成,就是我的机会了。

最后两成,都是好人。有一成会耐心听你讲完,然后很有礼貌的说掰掰。另外的一成,会问些五四三的问题,反正也退休了,有人打来聊聊天也很好,不过最后还是掰掰,因为他要去找护士复健,或是吃饭散步时间到了,请你下礼拜再打来。但是,最后成功率还是零。

资深一点的人,公司会在外面买些名单给他们,英文是Leads。一张五角到十块美金不等,详细资料都印在一张张的图书馆书卡上。什么国家的名单都可以买到。除了年收入多少、动产不动产、家里几个人,甚至到开什么车、什么宗教信仰、从事什么休闲运动,这张小卡上面一个都不少。当时真是开了我的眼界。

总而言之,生活就是不断的打电话,去说服别人外汇市场有多美好、有多赚钱。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夏天结束之前,找到一个财迷心窍,头脑不清楚的人,去相信一个只上了五天课,却自称外汇专家的你。而且这个客户笨到愿意掏钱,完全相信你的专业,并指定由你来帮他进行外汇买卖。

大部分的人,日子就在反复挫折,不断被挂电话、骂脏话中度过。新人来的快,旧人走的也快。虽然前三个月有底薪,但是也是少的可怜。但是如果三个月一到,还是没有账户的话,就要跟你的座位再见了。

直到有一天,你开始把脑筋动到自己家人或朋友身上,搞了一万块美金,开了张支票给公司,正式有了个外汇保证金的账户。

这一刻起,才真正入了行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账户之后,你会发现公司同事开始尊敬你了,走在华尔街上会哼歌、脚步也轻快了。虽然上下班还是搭着闷热的纽约地铁,但是满脑子开始幻想,我赚了钱要怎么花?是从皇后区搬到曼哈顿,还是长岛买别墅?买法拉利还是宾利、请司机还是自己开?闲暇时,也不去华人超市喝奶茶、租吴宗宪来看了,而是开始逛第五大道、阅读时尚杂志,为进入上流社会做准备。此时,一个年轻的巴菲特就在此刻诞生了。

虽然十年前头脑里已经编织出了天堂的景象,但美梦没有实现,倒是,地狱的日子先来了……

交易的生活是这样的

早上七点左右,组长会开始简报今天各国有什么经济数据公布。例如说,

「两小时后,加拿大央行要公布利率,目前是1%,市场预测减两码。注意美元兑加元的变化,数字出现前市场应该就会有微幅波动。如果最后公布没有减这么多,表示下次还会再降,美元兑加元应该会大升」

「10点整,美国公布房屋销售指数,上次87.7,预测85.1。代表美国房地产市场仍然处于疲弱的状态,要是公布的数字比预测还差,大家不要迟疑,全仓买进非美货币。」

「晚上七点半,有澳大利亚第二季度的经常帐,前值是-69亿澳元……」

   听完了作战官简报后,接下来就是拟定个人攻击计划。组长下令不敬礼解散后,立刻跑回了他的指挥台,盯着那台15吋的SONY印象管显示器,双击鼠标,打开欧元兑美元的图表,利落地移动光标,找了两个点,连了条直线,然后计算出压力和阻力位。

完毕,组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子往后欠了欠,好让后面围着的弟兄可以看的到。而围绕在组长身后的每个人,头都像中了办公桌上那个狗玩具的魔一样,上上下下,缓缓的来回点头。

不一会,组长的右手又摸上了可怜的鼠标,所有人又回到了原来的姿势,右手横过胸,左手握虚拳的搭在唇上,着朝自己的拳心吐气。这时,移动平均线出现了!!有人低声惊呼,有人倒抽凉气,有人点头如捣蒜,也有人摇头如波浪鼓。不过,更多的是像我这样的新人,歪着头,等着组长大师开示。

大师讲了段交叉背离的外星语后,有人悟道了,也有人眉头更深了。组长这时决定再下猛药,连续加上MACD和RSI,搞得一张好好的图像星际大战一样。这时候,我想应该很多人心里想的和我一样:「丢(广东话),直接告诉我买什么不是快一点吗?」

经过了一番七嘴八舌后,好不容易,看上了欧元兑美元,当时下破0.89,历史新低。我决定了,市场底部出现,再跌下去欧洲人就要哭了,现在买欧元就对了。于是,冲到交易室的小窗台前,拿了张两联单。(一张是给那对男女的,一张是自己留底的。)回到座位,眼睛盯着门边那个LED,等待最好的价位出现。

至于什么是最好的进场价位?老实说,鬼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大师应该知道,起码他有个SONY的魔镜。所以我决定以静制动,跟着他一起冲准没错。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大师动了,猛然站了起来,拿起了电话就直播内线333。而远远的看到交易室里的那个女生右手放下了化妆镜,左手敏捷的拿起电话。

「报价!欧元兑美元。」大师急促的问着,

警觉的我立刻抄起了笔,将双联单放在左手心,迅速挨到了大师身边,准备填写。

「56,40」美女回的冰冷,却字字清楚。

「放弃。」大师平静的放回了话筒。

而这时的我,还停留在思考什么是“5640”,人家已经讲完了。只好问问坐我隔壁的Sally,大家都台湾来的,希望她可以帮我提挈一下。

Sally的眼睛盯着左手边报价屏幕,嘴巴向右噘着和我说,「56是bid,40是offer。也就是,欧元兑美元现在的买价是0.8956,而卖价则是0.8940。因为大家都是行内人士,为了报价的快速,所以省去了大数89,而直接报后面两码。所以,如果你要买欧元,就要用0.8956这个价钱和交易员下单。」

搞懂5640了,我接着问「可是我当时看到路透报价明明是50和46,为什么报出来是56和40呢?为了什么单边各差6点呢?明明我可以用0.8950买呀,为什么要用0.8956才能买的到呢?」

Sally终于头转了过来,看着我说「两个原因,第一,路透报的是个参考价,是上一口成交的价格,参考价不一定是现在市场成交价。第二,公司要赚钱,赖老要跑路,庄老有赡养费要付,你多付的点差就是公司要赚的。」

「那那那…还有个问题。」抢在Sally转头回去看报价之前,我又问了个问题「大师为什么放弃呢?」

Sally说,「好啦好啦,回答你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你看现在的价钱,一文件比一档低,由于我们是买方,当然希望买价愈低愈好。可是路透已经报50了,而公司才报到56,所以大师觉得还可以等一下进场。」

话没说完,大师又行动了。333小姐这次报的是4933,大师没想,立刻接话「账号52879,欧元兑美元8949, 买进五手。」这次倒挺干净利落的。等到了交易员复诵一遍确认,大师才很满意的挂上电话。

赚钱不落人后,大师都出手了,我还杵着干嘛呢?拿起了电话就直拨交易室,毫不犹豫,一样的价位就跟了一手。挂上电话后,接下来是跑单,跑到交易窗口前的打卡钟打时间,签名,然后交给交易员盖章确认,完事。

我知道,接下来能做的,不是回去问「魔镜魔镜」,而是找个蒲团,坐下来,诚心的祈祷。

从交易室走回组上,路不长,但是走起来很有风。远远看到组员们都站了起来,对我点了点头,等着和我对拳。这种感觉,爽极了。此刻,我终于为了我人生第一桶金迈出了一步。

下班前,欧元对美元果然如大师所料,下破不了0.8950,成为当日的阻力位,而美东的收盘价也回到了0.90以上。老实说,我当下还是有很多疑问;一手到底是多少、大师为什么这么笃定不会破8950、我到底赚了多少钱。只知道,有赚就是了。

「明儿个可要好好请教一下Sally。」回家的路上心里琢磨着。

第二天开始,我的早餐不再是路边餐车的咖啡,和冰冷的甜甜圈。取而代之的是星巴克的拿铁和烤过的培果(toasted bagel),涂满费城奶油干酪(cream cheese)加草莓果酱。不再头低低的走进公司,总要很帅气的和每个人打招呼,来个很纽约式的「Yo, what’s up, bro.」

和所有刚学打麻将的人一样,头几把都会莫名其妙的赢钱,我也不例外。什么基本分析、技术分析,忽然发现好像和吃饭睡觉呼吸一样容易。一看就懂,一买就中。赚了钱就加单,输了钱就死撑,赔到脱裤就锁仓。满桌都是画满红蓝线的技术图表,成天想的都是价位有没有到,睡觉还梦到格林思潘拍拍我的肩膀,夸我干的好。

但是,在过了几个好傻、好天真的日子,犯了几个男人都会犯的错之后,少年巴菲特的幻想,开跑车住豪宅的景象,在我脑中愈来愈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懊悔,是失落,是无奈。虽然比不上被初恋女友背叛的苦,但,看着钱一块块的不见,实在很痛。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突然有一天,一群FBI蓝背心的人进了公司。他们一人一边的堵在公司门口,不让我们进出。

FBI分成了四队,一队大约五到六人。开始逐桌搬走公司的计算机,以及收集我们桌上和抽屉的文件,放进一个个的纸箱中,贴上标签,然后给持有人签名和确认。我想,大概就是成为呈堂证物之类的。我们被允许可以带走私人的物品,但需要经由FBI逐项检查。

分清楚什么是公司,什么是私人的用品后,探员将所有的抽屉和柜子贴上了封条,写上了时间。最后,FBI给了每人一张通知,要我们在一个指定的日期去FBI下城的分部面谈和作证,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一样。

接着,可以开始离开。而这样看起来,好像暂时不用上班了。

事情发生的突然,好像看了部电影一样。那群韩国年轻人看得出来有点慌张,黑人们则很酷,抱着胸,静静的站在一旁,看不出来是冷静还是被吓呆。

而我们的组长,等到所有人的东西都查封,贴上封条后,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缓缓的站了起来,说:「走,喝酒去。」

一个同事问,「我只想知道,明天是不是不用来了。」

「以我的经验,大概要两个星期吧。」组长微笑着回答。

大家都楞了一下,我相信大家心中都在OS那几个字「以我的经验…?」

「是呀,每隔几个月联邦调查局就会这样来一次,没什么好怕啦。」,组长老庄放下了啤酒,回答着。

「所以是例行性的检查啰?」,我愚蠢的问。

「也不算,时间来的也不是很固定。」老庄回答着,彷佛感觉不到其它人都嫌他讲的慢,想拿啤酒瓶打爆他的头。

「当一定数量的客户去政府相关部门投诉的时候,FBI就会来一次这样大阵仗的搜索,这样才好向上级交代。」老庄接着说,

「不过,FBI每次都拿我们没办法,外汇市场本来就是场外交易,庄家开什么价,就是什么价,客户输多少,公司赚多少,所有的交易纪录,清清楚楚。」老庄将酒瓶凑到嘴边,但举到一半,又放了下继续说,

最后东西都会全数归还,结案了事,大家演场戏,不会有问题的,哈、哈、哈。」,「来来来,喝酒。」说完就拿起酒瓶等着和我们碰瓶子。

看的出来,除了老乔和亚伦以外,几个资浅的表情都有些尴尬,根本哈不出来,特别是我这种才刚输光的。

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果然又复工了,计算机也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不同的是,公司少了一半以上的人。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征人和密集的训练,公司很快的又恢复以往的人声鼎沸。

在华尔街做外汇经纪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新来的人仍是分配那本黄到发黑的「大纽约地区中文黄页」,打电话找客户。老庄每天准时,在纽约盘前更新各个国家的经济数据。Robinson依旧打着花领结,每周五下午三点出来宣布周冠军。赖老板还是会偶尔坐着他的轮椅,来巡视他的疆土。

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华尔街经纪行的老鸟了。

冬天来临之前,我离开了这家公司。但原来,我的精彩旅程,才正要开始。

 

      文章来源:公众号严选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

Disclaimer: The content above represents only the views of the author or guest. It does not represent any views or positions of FOLLOWME and does not mean that FOLLOWME agrees with its statement or description, nor does i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For all actions taken by visitors based on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the FOLLOWME community, the community does not assume any form of liability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promised in writing.

If you like, reward to support.
avatar

Hot

No older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grab the sofa.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