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7,129 Follow 146 Followers
1,594 Popularity
tpj7795
htd1762
utg8842
··· 3,146 Vistors
Move-in date 25 May 2018 Joined
position
birthday 11 Feb Birth
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

追随美联储的危险

显而易见,美联储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中央银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定影响着全世界的市场利率,没有一家中央银行可以忽视美联储而不给本国汇率带来不利波动风险。   此外不论好坏,美联储的领导力不只限于当前货币政策。诚然,在设计货币政策策略或让决定和沟通更加透明方面,美联储并不是全球领导者,想想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正式调整通胀目标。但不要搞错了,美联储在战略性央行业务问题的全球讨论中也起着领导角色。   因此,毫不奇怪,央行官员们对美联储最新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评估的结果翘首以待。但美联储在8月底宣布的新策略或许不应作为制定货币政策的全球基准。   其他央行在跟进美联储之前应该深思熟虑,原因包括技术和政
货币政策 目标 分配 新策略 利率 鲍威尔

苏黎世EFG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央银行的关键时刻

在《金色的羁绊》这本研究一二战间隙金本位崩溃过程的大作中,美国经济史学家巴里·艾申格林(Barry Eichengreen)强调说导致整个金本位体系无法继续维系的因素是那些重大政治和社会变革,尤其是选举权覆盖面的扩大。那时候的选民们已经不愿再忍受坚守金本位所要求的紧缩政策了。   当时流行的货币政策体制在新政治格局中被扫地出门。一些国家(例如美国和英国)迅速适应了新现实,也取得了不错的经济成就;诸如法国和瑞士等国则反应迟钝并为此承担了不利后果。   而各中央银行现正迎来一个新的“金色羁绊”时刻。时间才过了十年有余,全球金融危机,气候变化和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就已经改变了它们的运营环境——而公众舆论
货币政策 金本位 欧洲央行 中央银行 政策 资产

原白宫经济政策主管:美国的债务定时炸弹

本文作者:托德·G·布赫尔茨(Todd G. Buchholz),曾任老布什政府白宫经济政策主管,老虎对冲基金董事总经理,哈佛大学经济学系艾琳·扬教学奖获得者   当今的美国不仅一脸病容,而且已经彻底破产。为了抵消大流行引起的“大停顿”现象,美联储和国会都动用了规模惊人的刺激支出以免经济跌至1930年代那种人人排队领救济粥的水平。2020年联邦预算赤字将相当于GDP的18%左右,而美国负债相对GDP的比率也很快会超过100%。这样的数字我们还是自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总统派B-29轰炸机去日本终结二战以来头一回看到。   假使美国最终击败了新型冠状病毒且并未演变成一个电影《
债券 美国 债务 发行 二战 政府

日本经济产业省前副总干事:后安倍时代的安倍经济学

日本议会定于本周确定菅义伟为新首相,取代即将离任的安倍晋三。在执政近八年后,安倍在上个月宣布因健康原因辞职。日本以及国际观察分析人士正在猜测,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路线(被称为“安倍经济学”)是否会在菅义伟的领导下发生重大变化,以及即将发生哪些变化。   其中的答案将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影响。毕竟,日本仍在努力克服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负面冲击,而在中美对抗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日本的经济脉象正变得越来越关键。   在日本国外的许多人士或许认为,向执政的自民党承诺保证安倍政策连续性的菅义伟,将不会对现有政策作出显著的调整。这或许是他作为安倍八年任期间的内阁大臣,也就是日本第二具影响力的官职,能打出的最
安倍 菅义伟 日本 自民党 政策 经济学

不安全感是疫情留下的深远伤痕

未来几个月将在很大程度上揭示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复苏格局。尽管股市一片兴旺,但围绕新型冠状病毒的不确定性依旧弥漫于各处。因此无论疫情如何发展,世界各国迄今为止与病毒的斗争都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其经济增长,就业和政治。   让我们先从潜在的好消息说起。在乐观情境下,各监管机构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批准至少两款第一代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在政府的特殊监管政策和财政支持下这些疫苗甚至在人体临床试验结束之前就已开始投产。假设它们真的有效,那么到2020年底各生物技术企业将拥有约2亿剂库存并有望继续生产数十亿剂。疫苗的分发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要花很大力气让公众确信这些特批疫苗是安全的。   如果一切顺利,
可能 疫情 疫苗 经济体 危机 经济

亚洲和欧洲应对同一危机的做法为何迥异

本文作者:许合意,东盟+3区域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首席经济学家;罗尔夫·斯特劳奇,欧洲稳定机制首席经济学家   新型冠状病毒已夺去了70多万人的生命,感染超过1900万人,且无论富裕还是贫穷的经济体都无法独善其身。但纵使世界大多数地区都面临前所未有的衰退,其采取的政策对策却大有不同,而欧洲和亚洲之间的对比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这两个地区无疑都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欧盟委员会预计欧元区经济今年将收缩8.7%(相对于2019年1.3%的增长)。而东盟+3区域——10个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文莱、柬埔寨、印尼、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加上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
经济体 欧元区 措施 欧元 规模 相当于

是时候轮到硅谷被颠覆了

本文作者:威廉·达维多(William H. Davidow)过去30年里担任高科技行业高管和风险资本家,与人合著有《自发的革命》。迈克尔·马龙(Michael S. Malone)报道谷歌的记者,与人合著有《自发的革命》。   在硅谷,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数不清的公司和初创企业正在致力于将人类变成它们能够掌控的机器人。逐渐地,这个行业的焦点从科技转到了“人格障碍营销”(personality-disorder marketing)上。科技的创造和部署日益基于对一个事实的认识,即所有的快乐对人类大脑来说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不管它们来自赌桌上的胜利,还是社交媒体的“点赞”。   因此,在过去几十
行为 操纵 科技 机器人 人类 能够

剑桥大学教授:破坏了的经济学

过去几十年中,数字科技多次改变了全球经济和社会。20世纪80年代,制造业自动化带来了外包和离岸化潮流。1989年,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发明了万维网,而从2007年左右开始,智能手机、3G/4G和新算法把世界大部分人口带到了线上,开始了线上生活。   与新科技一起到来的是全球生产链、电子商务、社交媒体和平台经济。而由于人工智能、遗传学、增材制造、绿色转型和先进材料方面的进展,一场更为广阔的转变正在浮现。在这些变化时期,决策者和学者所面临的问题永远比答案更多。每一次数字破坏潮流都会给经济学家带来新问题。   一些问题早已众所周知,特别是人们所感到的工作岗位
数据 数字 效应 经济 经济学家 决策者

新兴市场货币政策的悄然革命

在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新兴市场的央行经历了一场悄然革命。与以往的危机不同,他们效仿了发达经济体央行所实行的政策,如将逆周期政策与量化宽松政策相结合、购买本币资产、降息和财政赤字货币化。过去,这些政策会加剧通货膨胀,并对汇率造成下行压力。然而,这次却没有发生类似情况。除了少数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陷入困境的央行之外,新兴市场的央行成功地利用量化宽松政策,灵活地应对危机。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促成了这个转变。他们的量化宽松计划产生了积极的溢出效应,也同时扩大了货币掉期和外汇回购业务,以应对危机。在全球系统央行采取的措施中,美联储的反应最重要,但欧洲央行和中国人民银行的掉期和回购行为也在地区层面上产生重

对话李开复:如何理解人工智能的艺术?

李开复是中国科技界和全球人工智能开发的领袖级人物,他1988年再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在苹果、SGI、微软和谷歌担任高管,并出任谷歌中国总裁。他现在是北京创新工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他著有《人工智能超级大国》(AI Superpowers: China, Silicon Valley, and the New World Order)。在本文中,他讨论了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人工智能领域的现状以及未来可能和应该是怎样。报业辛迪加(PS):您曾长期在美国公司工作,现在管理着一家高科技风险资本公司,对于人工智能开发和研究的两大主要环境都非常熟悉。每种研发环境中各有哪些权衡?中国对美国有

数字镀金时代的天然盟友

本文作者:桑贾克塔·保罗(Sanjukta Paul)韦恩州立大学法学教授几十年来,反垄断和劳动法改革从未像今年那样成为法律和政策圈的讨论话题。在美国,各行业工人组织和集体行动的兴起——包括教育、媒体、科技等——与一股反垄断风潮同时出现。崛起的民主党左翼成为劳工和反垄断政治的领袖。这两个趋势是在应对同样是几十年来的趋势的过程中产生的:经济不平等加剧,普通工作人员去能,以及权力不受制衡地向少数个人和公司集中,使他们能够代表整个社会做出决定。因此,一个关键问题是,两大改革趋势是否相容。有人指出,劳工政治和反垄断政治是相悖的,劳动法和反垄断法在原理上背道而驰。这样的观点往往植根于对二十世纪中叶协作(

新数字支付竞赛

据说史蒂夫·乔布斯只把一部商业图书列为必读:哈佛商学院资深教授克莱顿·克里斯藤森(Clayton M. Christensen,他在今年早些时候去世了)的《创新者的窘境》( The Innovator’s Dilemma)。很少有图书能够让商业领袖们产生如此长久的深刻印象。如今,央行官员们正面临具有潜在破坏性的支付创新,最好也从中学几手。克里斯藤森说明了为何老牌企业常常无法抓住所在行业内的下一波创新潮。他认为,问题不在于老牌企业没看到初创企业所造成的威胁,而是它们没有认识到新科技和新工艺的巨大潜力。它们专注于短期利益,往往以渐进主义思维看待破坏性创新,因此无法想象新来者能够在一夜之间

美国前财政副部长约翰·泰勒:疫情下的教育之争

在经过了多年教育改革呼声后,COVID-19终于成为美国教育体系改善的催化剂。美国教育分化——特别是K-12年级(高中及以前)的分化——肉眼可见。教育质量和教育普及度的差异成为经济、社会和种族不平等性的重要源头,导致了从奥斯汀和奥克兰到伯特兰和西雅图的社会动乱。不管他们是否来自城市内部或郊区的贫困人群,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美国人都是疫情及其经济后果冲击最深的群体。幸运的是,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我在胡佛研究所的同事)提供了一个坚决方案。在他的新书《特许学校及其敌人》(Charter Schools and Their Enemies)中,他论证了自主性和灵活性比传统公

新型冠状病毒会消灭现金吗?

作者: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四年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提出了逐步淘汰纸币的有力理由。他在著作《现金的诅咒》中指出大部分纸币(尤其是大面额纸币)的使用都有利于偷税漏税并助长了毒品交易,甚至贯穿了整条供应链:1999年的一项英国研究在伦敦检测了500张钞票,发现只有其中4张没有可卡因的痕迹。此外现金的存在也限制了货币政策。当投资者可以选择在保险箱里装满100美元钞票时,中央银行就很难实施负利率了。这话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有些刺耳,但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已将负利率牢牢置于一些国家的政策议程中,只是暂时还没包括美

诺奖得主:继续将减贫工作放在核心地位

作者:Juan Manuel Santos, 诺贝尔奖得主兼哥伦比亚前总统(2010~18年),现任牛津大学国际发展系客座教授。Sabina Alkire,牛津大学牛津贫困与人类发展计划主任。今天由疫情引发的人道和经济危机提供了一次超越紧急响应及解决我们经济所存在结构性缺陷的前所未有的机会。许多国家政府的刺激和复苏计划都已经在打造未来。但社会各界领袖均应将此时此刻视为建设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未来世界的一次难得机会,要想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消除贫困看似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但过去废除奴隶制或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也是。2020年多维贫困指数(MPI)在全球范围内推出可以被视为一种催

Pull-up Update